银行业信用风险报告—剑指不良率

时间:2017/12/14 17:49:29 作者:梁荣栋 王若宇 来源:大公 责任编辑:shud


       主要观点:


       行业


       2017年以来,银行业监管进一步加强,外部发展环境较为复杂,资产质量存在一定下行压力;净息差持续下降,盈利能力有所减弱;流动性缺口客观存在,流动性风险整体可控;资本充足水平整体有所下降,部分银行面临一定资本补充压力。


       债市


       2017年上半年,银行业债券市场发行规模为4,021.2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36.08%,以二级资本债券和金融债券为主,AAA银行发债规模占比超过80%。


       企业


       部分银行同业业务占比较高,随着同业业务监管政策密集出台,将面临较高的同业资金成本压力;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和不良贷款率持续“双升”,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部分地区农村商业银行风险持续暴露,逾期贷款大幅增加,面临级别和展望下调的风险或更大。


       展望


       预计未来半年,商业银行将面临较为复杂的外部环境,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仍较大,盈利能力将有所下降;但商业银行监管将继续加强,资本充足水平和流动性水平有望得到提升,获得政府支持力度仍较大,各项业务有望继续稳定发展。大公对银行业的评级展望为稳定。


       一、行业发展


       我国经济运行处在合理区间,但部分地区经济增长仍面临一定压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仍然存在,商业银行运行和发展所依赖的宏观经济环境较为复杂;同时,商业银行监管将会进一步加强,商业银行经营将会更加稳健。


       近年来,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运行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并进入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实现国内生产总值59.33万亿元,同比增长6.9%,较去年同期增长0.2个百分点。从主要经济运行指标看,粮食生产形势较好,工业生产加快发展,服务业保持较快发展,固定资产投资稳中略缓,房地产开发投资平稳增长,市场销售继续较快增长,进出口快速增长,居民消费价格温和上涨,居民收入增幅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新进展。经济增长回暖为我国商业银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经济环境,有利于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的提升。       


       另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仍面临内外部的多重挑战,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仍需增强,部分行业产能过剩严重,一些企业生产困难较多,地区经济走势分化,财政收支矛盾较大,经济金融风险隐患不容忽视。预计未来半年,山西、内蒙古、辽宁、黑龙江等资源依赖型省份经济增长仍将面临一定压力,上述地区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相关信用风险值得关注。


       2017年以来,防控金融风险受到进一步重视,中共中央明确提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要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加强监管协调,加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加大惩处违规违法行为工作力度。4月以来,银监会先后出台《关于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指导意见》、《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和《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从整体与局部、治标与治本等维度对加强银行业监管做出全面规划。


       同时,银监会办公厅也连续发出通知,部署开展银行业“违法、违规、违章”行为、“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以及“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的专项治理工作,推动商业银行经营向回归本源、专注主业转变。11月,央行领衔一行三会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对同类资管业务作出了一致性规定,有利于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一系列政策措施进一步提升了银行业监管的标准和力度,有利于推动商业银行通过改变规模导向型的发展模式实现经营稳定性的提高和偿债能力的增强。


       预计未来半年,我国经济运行将继续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发展基本面没有改变,但部分地区经济增长仍将面临一定压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依然存在,对商业银行保持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的稳定将产生负面影响,商业银行运行和发展所倚赖的宏观经济环境较为复杂。同时,我国商业银行监管将会进一步加强,违规乱象行为将会得到进一步整治,商业银行运营将更加稳健。


       2017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有所改善,但不良贷款率仍将处于历史高位水平,下行压力依然存在;随着债转股业务模式的趋于成熟、各省资产管理公司的陆续设立以及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进一步推进,银行不良资产有望得到更好处置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增速下滑,原先被业务快速扩张暂时掩盖的资产质量以及风险控制领域的潜在问题开始逐步暴露,商业银行不良率保持在历史高位水平。2017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处在合理区间,总体呈现筑底回稳态势,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有所下降,资产质量有所改善,但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存在。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从2012年3月末的4,382亿元增长至2017年9月末的16,704亿元;不良贷款率从2012年3月末的0.94%持续上升至2016年9月末的1.76%,此后,随着我国经济增速回稳以及不良贷款处置力度的加大,不良贷款率小幅度下降至2017年9月末的1.74%(见图1)。




微信图片_20171214173953.jpg


       商业银行较高的关注类和逾期类贷款将继续带来资产下行压力,潜在的信用风险将继续暴露,小微企业、“两高一剩”和亲周期企业贷款仍将是不良贷款的主要增长点。另一方面,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方式越来越多样化。随着债转股业务模式的趋于成熟、各省资产管理公司的陆续设立以及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进一步推进,银行不良资产有望得到更好处置,不良贷款增速将会有所减缓,未来半年,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有望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水平。


       商业银行对不良贷款计提较为充足的准备,由于资产质量有所改善,拨备覆盖水平小幅上升,信用风险抵御能力有所增强


       在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快速上升的影响下,商业银行不断加大贷款损失准备计提力度,贷款损失准备从2013年3月末的15,370亿元上升至2017年9月末的30,133亿元。但同时,由于不良贷款余额增长速度大于拨备计提速度,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水平由2014年3月末的273.66%下降至2016年9月末的175.52%(见图2)。


微信图片_20171214173957.jpg


       2017年以来,随着资产质量小幅改善,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小幅上升至2017年9月末的180.39%,拨备覆盖水平有所上升,信用风险抵御能力有所增强。同时,商业银行贷款拨备率持续上升,贷款损失准备仍能够全面覆盖不良贷款,商业银行仍有足够空间来应对信贷风险的上升。


       商业银行传统贷款业务增速下降,连续降息和利率市场化导致净息差持续收窄,盈利水平增长存在较大压力;商业银行将积极转型,创新型业务发展将成为利润增长点


       目前,我国经济增长处于“三期叠加”时期,传统产能过剩行业处于去产能过程,房地产市场处于去库存时期,造成商业银行供给端的收缩。短期来看,尽管我国积极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但经济增长放缓趋势仍未得到改变,商业银行信贷增速不会出现明显改善。


       2014年11月起,央行连续6次降息,虽然存款利率均出现下行,但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以及银行间竞争加剧,存款成本率的降幅明显低于贷款收益率,商业银行净息差水平逐年收窄。2016年,商业银行净息差为2.22%(见图3),较2015年的2.54%下降0.32个百分点。2017年第三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下降至2.07%。虽然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有所提升,但并不足以弥补净息差下降带来的影响,导致商业银行盈利增幅大幅落后于资产规模的增幅。在盈利来源增长面临较大压力的同时,不良贷款持续增长加大了拨备计提力度,由此增加的资产减值损失又在进一步侵蚀商业银行的净利润。




微信图片_20171214174002.jpg


       在业务增速放缓、净息差收窄、拨备计提增加等多种因素作用下,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放缓。受净利润增速下降影响,商业银行的资产利润率与资本利润率总体有所下降(见图4)。在商业银行短期转型效果尚未显现,经济形势尚未好转的情势下,预计未来半年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继续趋缓。




微信图片_20171214174006.jpg


       为应对净息差收窄带来的影响,商业银行将会积极转型,加大投行、代理类业务(资产托管、委托收付等)、互联网金融等创新型业务的拓展,非利息收入有望保持较快增长,占营业收入比重将有所上升,有望成为商业银行新的利润增长点。未来,商业银行依赖存贷款以及同业业务模式将会有所改变,商业银行发展路径将会有所分化,将从“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变,从“做大”到“做强”转变,部分商业银行特色化品牌的形成将有利于其业务及盈利能力的提升。


       另一方面,虽然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有一定提升,但并不足以弥补净息差下降带来的影响,商业银行盈利增幅将低于资产规模的增幅,盈利能力的增长将面临一定压力。同时,受金融去杠杆监管影响,商业银行理财及同业业务将受到一定限制,相关业务的规模增长将受到一定影响甚至出现负增长,对盈利的增长亦造成一定不利影响。此外,随着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加大及不良贷款的继续增长,商业银行核销不良贷款的力度将会继续加大,净利润水平将会受到一定的冲击。总体而言,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增长将面临较大压力。


       商业银行资本充足水平整体有所下降,部分银行面临一定资本补充压力;商业银行将通过多种方式补充资本,资本充足水平状况有望得到改善。


       受经济“三期叠加”影响,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下滑,收入增长放缓,净利润增速普遍下降,依靠利润留存增加资本实力存在压力,商业银行更多希望通过外部融资缓解资本压力。在监管的积极推动下,商业银行新型资本补充工具日益增多,目前已有的外部资本补充途径主要包括上市融资、优先股和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等。2016年,江苏银行、贵阳银行、杭州银行、上海银行、江阴农商行、无锡农商行、常熟农商行、吴江农商行等8家城商行和农商行完成A股上市,进一步拓宽了资本补充渠道。此外,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北京银行、齐鲁银行等还通过发行优先股补充核心资本。


       但同时,由于资本补充速度低于资产规模的增速,商业银行资本进一步消耗,资本充足水平有所下降。截至2017年9月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32%、11.19%和10.72%,较2016年末的13.28%、11.25%、10.75%整体小幅下降。随着业务的进一步拓展,部分银行面临一定的资本补充压力。


       预计未来半年,商业银行资产扩张速度将有所放缓,但资本充足水平依然是商业银行拓展业务的瓶颈。风险加权资产的增长,仍将对资本产生一定消耗。受净利润增速下降影响,商业银行通过利润留存增加资本存在一定压力,商业银行通过外部融资缓解资本压力的需求将更加强烈。随着融资渠道的进一步放宽,商业银行将通过增资扩股、发行优先股、二级资本债券、上市融资等多种方式补充资本。同时,随着央行MPA考核的持续推进,商业银行资本充足水平有望维持在较好水平,抵御风险能力有望得到提升。


       商业银行流动性缺口客观存在,部分银行面临一定的流动性压力,但流动性风险整体可控;同业融资依赖性较大的商业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值得关注


       同业业务给商业银行直接造成的流动性风险较为明显,在金融监管不断严格规范下,同业业务规模虽然继续增长,但受“表外理财纳入MPA”、《银行业金融机构“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要点》等监管举措的影响,增速有所放缓,并朝规范化、透明化方向发展。


       2017年以来,随着监管部门加强对同业监管以及MPA考核,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利率有所上升,市场资金面收紧,部分城商行出现资金紧缺,流动性供给仍无法充分满足流动性需求,客观存在一定的流动性缺口,但流动性风险整体可控。


       同时,部分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对包括同业存放、同业拆借、同业存单、卖出回购等在内的短期批发性融资的依赖性较大。截至2017年6月末,兴业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天津银行、锦州银行、盛京银行等同业负债在负债总额中的占比均在20%以上,同业负债占比较高。在同业监管趋严的形势下,部分银行现金净流出增大,导致合格优质流动性资产下降,最终推动流动性比例以及流动性覆盖率指标的下降。随着金融去杠杆的影响加大,部分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流动性问题值得关注。


       另一方面,随着监管对流动性风险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商业银行同业监管力度将会进一步加大。短期来看,商业银行同业业务将会受到一定压缩,同业融资渠道将会有所收窄,部分银行可能面临一定的资金短缺等流动性问题。但长期来看,商业银行同业负债水平整体将会处于一个相对合理范围,同业负债偿付压力将会有所减小,流动性问题将逐步得到改善,流动性水平有望得到提升。


       商业银行在我国经济中的地位依旧稳固,政府对商业银行的隐性支持决定了商业银行短期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


       银行体系在我国经济社会中依旧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地位,银行贷款形式的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总规模中仍占据主要地位,同时银行是否稳健发展所产生的社会影响更广泛,关乎企业和居民稳定,因此,银行始终受到政府的隐性支持和保证,监管当局对银行的稳定经营十分重视,对银行的监管更为严格。


       国家对一些大型商业银行仍拥有控制权,通过中央汇金或财政部或国有大型企业集团控股,地方城商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的股权构成中也均有地方政府的影子,从商业银行股权构成方面仍可以看出政府对商业银行的支持仍不减。虽然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步伐加快进行,存款保险制度实施,但由于商业银行退出机制尚未建立,未来半年内政府对银行仍存在隐性的保障,商业银行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


       二、债市表现


       (一)融资情况


       我国商业银行发债量大幅增长,发行主体信用等级基本处于A+及以上级别,其中AAA企业发债规模占比超过80%;2017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达到15.31亿元



       2016年,我国商业银行发债量大幅增加,共发行债券(不包含同业存单)153支,发行金额为5,930.50亿元,同比增长1,217.86亿元。其中,二级资本债券和金融债券(包含普通金融债、“三农”专项金融债、小微专项金融债和绿色金融债)发行金额占比分别为38.34%和61.66%。2017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发债规模继续增长,共发行债券91支,发行金额为4,021.23亿元,较2016年上半年的2,955.00亿元增长36.08%。




微信图片_20171214174012.jpg


       在同业存单方面,自2013年12月央行公告[2013]第20号《同业存单管理暂行办法》发布以来,同业存单从无到有发展迅速。2016年,同业存单发行总量达13.25万亿元,较2015年的5.27万亿元大幅增长151.42%。截至2016年末,同业存单余额为6.30万亿元,较2013年末的340亿元大幅增长185倍。截至2017年3月末,487家银行公布了2017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规模合计为15.31万亿元。


       从级别分布来看,银行发债规模仍集中于AAA级别银行,AAA级别银行共发行债券36支,但发债规模达到3,375.00亿元,占比达到83.93%。从发行债券数量来看,AA-和AA银行发行债券数量最多,合计占比达到59.83%(见图5)。




微信图片_20171214174016.jpg


       从债券品种来看,2017年上半年银行业债券包括二级资本债、金融债和可转换公司债。以发行规模计,2017年上半年银行业发行二级资本债1,674.23亿元,金融债2,047.0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300.00亿元。


       (二)级别变动


       在级别变动情况来看,2017年1~7月,共有52家发债商业银行的级别发生变动,其中主体等级上调的有45家,评级展望上调的有1家;6家商业银行评级展望下调,无主体等级下调


       2017年1~7月级别发生变动的发债商业银行有52家(见表2),其中主体等级上调的有45家,评级展望上调的有1家;6家商业银行评级展望下调,无主体等级下调。




微信图片_20171214174020.jpg


微信图片_20171214174028.jpg


       2017年1~7月,6家评级展望下调的商业银行分别为柳州银行、肇庆端州农村商业银行、广东四会农村商业银行、贵州乌当农村商业银行、河北唐山农村商业银行和贵阳农村商业银行。评级展望下调的主要原因是逾期贷款规模和关注类贷款规模大幅上升,信贷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大。


       三、关注企业


       股份制银行资产质量总体企稳改善,强监管下部分银行出现缩表,同业业务明显回落,但整体经营将继续保持稳健



       2017年上半年股份制银行资产质量总体企稳改善,大部分股份制银行不良贷款率都较2016年末有所下降。但随着监管对同业、理财、资管等监管不断趋严,不少股份制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出现明显变动。从资产规模来看,2017年上半年股份制银行资产规模增长继续放缓,部分银行甚至出现缩表如: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从资产结构来看,同业业务规模和占比明显下降,特别是兴业银行同业专营非标投资规模比年初下降了21%。强监管下,金融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遏制,股份制银行经营将继续保持稳健。


       部分城商行同业业务占比较高,随着同业业务监管政策密集出台,将面临较大的同业业务整改压力以及负债端资金压力


       近年来,城商行资产规模扩张速度极快,部分城商行风格十分激进,相比于大型商业银行,城商行吸收存款的能力并不占优势,为了支持资产端业务规模的快速扩张,部分城商行过度依赖同业业务。央行已经将同业负债纳入MPA考核,针对同业业务监管政策密集出台,尤其是央行提出拟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1年期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指标考核中,同业业务有望回归商业银行短期流动性管理工具的本质。


       而同业业务占比较高的城商行负债端无疑将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如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一方面要压缩同业业务,一方面要寻找新的资金来源来替代同业资金以支持长期资产。短时间内,监管政策仍将不会放松,市场资金成本仍将维持高位,部分城商行可能还要经历一段阵痛。


       受经济下行和区域经济结构影响,农商行不良贷款和不良贷款率持续“双升”,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部分地区农商行风险持续暴露,逾期贷款大幅增加,面临级别和展望下调的风险或更大


       2013年以来,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加剧,原先被业务快速扩张暂时掩盖的资产质量以及风险控制领域的潜在问题开始逐步显现,相比于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农商行经营区域经济状况和客户资质都不占优势,同时农商行的定位往往是服务三农和服务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加剧是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下最突出的问题之一,也是不良贷款的重灾区,因此在宏观经济下行的过程中,农商行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


       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持续双升,截至2017年6月末,我国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976亿元,同比增长33.03%;不良贷款率为2.81%,同比上升0.19个百分点,分别高于我国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1.21个百分点、1.08个百分点和1.30个百分点。农商行资产不良的持续暴露,势必会侵蚀农商行的利润,对其经营稳定性构成一定挑战,削弱其偿债能力。


       2017年1~7月,5家农商行评级展望被下调,下调评级展望的主要原因均是逾期贷款大幅增加。例如,肇庆端州农村商业银行2016年末不良率为2.46%,而逾期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的21.43%,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率为289.61%;广东四会农村商业银行2016年末不良贷款率为2.93%,而逾期贷款占贷款总额的比例为19.33%,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率为339.00%。受经济下行和区域经济结构影响,部分地区农商行逾期贷款大幅增加,出现资产质量明显下滑,相比大型银行和城商行经营风险明显上升,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仍会有部分农商行面临级别和展望下调。


       综合来看,经济增长仍将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商业银行仍面临较为复杂的外部发展环境,特别是农村商业银行风险还会持续暴露,部分农村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可能大幅增加,相关信用风险值得关注。


       四、未来半年展望


       商业银行仍将面临较为复杂的外部发展环境,资产质量仍存在一定下行压力,盈利能力将有所下降;但商业银行监管将不断加强,资本充足水平有望得到补充,流动性水平有望得到提升,政府对银行的隐性支持仍稳定,商业银行有望继续稳定发展,大公对商业银行的评级展望维持稳定。


       未来半年,我国经济运营仍将处于合理区间,但部分地区经济增长仍将面临一定压力。商业银行仍将面临较为复杂的外部发展环境,传统信贷业务的资产质量仍存在一定下行压力,盈利能力将有所下降。但商业银行也在积极进行转型,努力发展中间业务和零售金融业务,提高服务质量,向轻资产方向转变。


       同时,商业银行同业业务、表外业务、资管业务等方面监管将会进一步加强,MPA考核力度将会有所加大;商业银行同业负债水平将会有所下降,流动性水平有望得到提升;商业银行将通过多种途径补充资本,资本充足水平有望得到提升。此外,商业银行依然受到政府的支持,在我国金融体系中的地位维持稳固,商业银行有望继续稳定发展。因此,大公对商业银行的评级展望维持稳定。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